近两年,创投圈“分手”的风向起了变化,创业者投资人真刀真枪下场,拼得一地鸡毛两败俱伤。与之相比,两年前Papi酱、王凯歆的案例,更像是一场创、投双方自导自演的秀。

都说“做投资好比找老婆”,但现在创业者可不甘于做“被抛弃”的小媳妇了:“你看看人家P2P、区块链,哪个不比你有钱,我下嫁于你,就得知足常乐!”

VC们也有苦难言:“好项目数量不多,彩礼钱却蹭蹭涨。好不容易养出个独角兽,一上市破发了,算一算陪跑好几年一分钱没赚,到头来竟是给AT养老婆!”

高调牵手自然是大家喜闻乐见,然而分手时却沉默者多。时值七夕,新芽NewSeed回顾了2018年以来创投圈的“分手”案例。他们有的对簿公堂,清官难断,有的八字不合,一拍两散。

红杉和币安:从一纸“婚约”到对簿公堂

一个是一线VC,一个是中国三大交易所之一,2018年最受瞩目的创投圈“分手”大事件,当属红杉和币安。

这段“孽缘”要追溯到2017年8月,双方达成A轮投资意向书,红杉为币安定下了5亿元人民币的估值,并按此估值计划投资6000万元人民币,占股10.714% 。此外,还同意将向币安的日本分公司提供价值约3000万元人民币的过桥贷款。

看似美好的开头,谈判却僵持了半年。这半年里,比特币疯长,当年吴下阿蒙,如今已是全球最大交易所,5亿人民币的估值,低了。

于是,币安默默对接了IDG,据香港高等法院颁布的判决书显示,IDG资本给出了4亿美元(合约25亿元人民币)和10亿美元(合约63亿元人民币)的两轮估值。IDG对币安给出的估值最高超出红杉估值的10余倍。

红杉急了,明明签了“排他”条款,怎么还跟别人眉来眼去?于是去年12月,红杉单方面向香港法庭申请了一项禁令,禁止币安公司跟其他投资者进行谈判。

今年4月26日,币安回应红杉资本的起诉,将这一段公案呈现在公众面前。经听证会后,香港高等法院现已驳回红杉资本的诉求。

到此时,双方都打出了真火,在创投圈也各有拥趸。红杉将币安告上法庭,币安则要求在自己交易所上线的项目“自证”与红杉是否有关。

创投圈就此事也各执一词,许多投资人站了红杉,认为赵长鹏故意抠字眼,而且过桥贷款协议都签了,相当于要了人家的“聘礼”,最后又悔婚。也有创业者纷纷表示了对“排他”的忧虑:如果签了,一年半载不打钱,岂不是把公司给拖死了?

这场硬碰硬的结合,最后因“信任缺失”收场。但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在目前创投环境下能拿到钱才是硬道理。能在三个月内打钱,绝不拖到半年,这也是今年以来多家投资机构给出的建议。估值如过眼云烟,融资要落袋为安。

星空琴行和周楷程:钱多真害人,融资需谨慎

同样是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的撕胯,然而这次是创始人要告自己的公司。

今年年初,已经失联半年的星空琴行创始人周楷程,一纸诉状将星空琴行所属公司六艺星空(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同时起诉九乐(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这个曾被雷军王啸等知名投资人看上,3年获得4轮融资的明星项目,一夜之间全国关店,创始人留下一封内部邮件后撒手失联,投资人脱手不得有苦难言。

大众点评CEO张涛曾分享过自己的一点创业感悟:“融到钱会让你做错事,而做错的事就很难收回,而且也很浪费公司的精力。”这似乎正是星空琴行在创业初期的写照。

2012年至2015年,这支出自阿里的创业团队迅速获得了九合创投顺为资本蓝驰创投嘉御基金等机构投出的4轮共计约3000万美元的投资。

“在往前走的过程中,会有无数条岔道,你千万不要被岔道诱惑掉。”周楷程在苦口婆心地提醒别人时,却不知自己早已走上了岔道。完成C轮后,公司快速扩张起来,在做琴行的同时,将业务扩大到所有培训领域。琴棋书画都要有,这是周楷程当时的想法,而且他还通过并购、投资控股了一些教育团队、甚至是物流运输项目。工商信息显示,星空琴行的对外投资高达60多起。

有老贾的前车之鉴,创业公司凡与“生态”沾边,基本十死无生。要布局整个素质教育市场的周楷程,终于因跑得太快陷入了资金链断裂危机。于是,一场卖血式股转债开始了。

2016年10月,周楷程提出希望投资人能够再为星空提供400万美元左右的资金,度过眼前因快速扩张引起的危机,这时创始团队的股份仍然有37%。

后来,嘉御和蓝驰各自给星空提供25万美元转债。只不过,相对于星空近2亿的亏损,这点钱无异于杯水车薪。

2017年4月,星空资金链再次面临断裂,创始团队又提出想以转股的方式换到1500万救急,最终在月底,蓝驰的一个LP向星空琴行借款300万美元,至此,创始团队的股权基本也就卖完了。

“我已经没有任何股份,无法对公司做出更大的决策。卖的房都借给了星空,还背负了1000多万的个人债务。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2017年9月21日,周楷程在发给员工的邮件中说道。卖光所有股权的创始人消失了,留下一众投资人面面相觑。

事实上,投资人早在2016年就发现了星空琴行的巨大隐患,曾不止一次提出过建议,甚至安插了财务人员梳理公司亏空,在发现漏洞已无法弥补,还以股转债形式为其输血。但在创始人周楷程看来,正是因为原股东迟迟不确认新的追加投资,导致公司暂停营业。如今,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周楷程,将自己的公司告上法庭,无论闹剧如何收场,自己付出全部心血的公司和投资人的真金白银,都回不来了。

差评和腾讯:门不当户不对,原来真的不能在一起

今年5月,马化腾转发了自媒体人Keso的一篇文章《给腾讯一个差评》,并发文称“会负责任解决好。”

屡屡下场手撕他人的马化腾,也尝到了被撕的滋味。

事情的起因,是微信公众号“差评”获得由腾讯TOPIC基金领投的3000万元融资。这是这只基金投出的第一笔案子,却一时激起自媒体人的围剿。

Keso在文中说:“我们作为在公众平台上写字的人,哪怕只是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我们也必须反对腾讯用投资行为做出的错误的市场导向和价值观导向。微信为保护原创者所做的所有努力,可能会因一次错误的肯定和奖赏,而成为一个荒诞的笑话。”

新芽NewSeed也曾分析过这场门不当户不对的联姻:TOPIC投资差评会发酵,本身与原创者对腾讯的怨气有关。与今日头条不同,微信被创作者视为首发平台,其原创保护、渠道占有十分重要。而微信审核不力,对洗稿毫无办法,放任差评这类洗稿号做大。两年前,知名程序员霍炬就曾被洗稿,一怒之下将差评告上法庭。

而投资差评则释放了信号:只要流量大,能变现,原不原创并无所谓。这无疑惹怒了的内容创作者,动摇了微信内容生产的根基。

作为事件导火索,差评已同意退回TOPIC的融资,并更改内容生产制度。在投资宣布当晚,怼天怼地的差评曾连发6篇文章,称自己被“媒体圈“围攻了,就因为自己“太优秀”。

而刚刚成立仅半年的TOPIC,则差点就此“黄了”。据自媒体“长庚科技”从多个信源证实,腾讯内部正重新审查、评估设立这支基金的必要性。目前其发出的TS已全部撤回。

今年以来,腾讯的投资成绩单颇为耀眼,出手次数已超出一众知名VC稳定第一,投资阶段更是从早期一路投到独角兽,甚至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即将IPO,就只要看腾讯有没有出手。但在差评的案子上,为什么栽了跟头? 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在微信朋友圈表示:“这笔投资是业务部门一个topic基金主导的,占很小比例的股份,并非公司级投资。请大家不要以一个团队的一次决策来断定为腾讯立场。”然而,这一次失败的“婚姻”带给腾讯和微信公号生态的影响,却不是3000万说放就放那么简单。

结语

相爱的时候,创业者恨不能昭告天下高调示爱,投资人忙不迭到处站台出面背书。撕X的时候,创业者有自己滔滔江水般的委屈,投资人有自己的仁至义尽和无可奈何。

投资就像找老婆,而两口子过日子才见真情,真情说到底还是建立在大家都赚钱的基础上。时值七夕,愿所有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能遇见对的人!


一拍两散、对薄公堂,细数轰动2018创投圈的“怨偶”

2018年08月20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